首页 >>

一位24岁女学生发现了闪烁的深空天体,但她却与诺奖失之交臂

目前诺贝尔奖和科学相关的奖项已经颁发完毕,我们祝贺所有获奖的得主,以及他们为人类基础科学做出的巨大贡献。有时我们都在想,为科学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很多,那诺奖能不能做到绝对公平、公正呢?显然不能!现在我们就回顾一下在诺贝尔奖史上被遗忘的一位女性天文学家,是她的严谨和细心改变了天体物理学的发展。1974的物理学诺奖颁发给了天文学一个重大发现

1967年冬天的某一天,24岁的乔瑟琳·贝尔·伯内尔(Jocelyn Bell Burnell)正在仔细查看一台射电望远镜几近被冻结的刻度盘。她一边咒骂着这个鬼天气,一边对着仪器呼气,希望能让仪器赶快解冻。突然,望远镜的记录仪又发出熟悉的响声,便开始传送一系列有规律间隔的滴答声。

1968年,乔瑟琳·贝尔·伯内尔(Jocelyn Bell Burnell)在剑桥的穆拉德射电天文台工作。

这是乔瑟琳·贝尔(Bell Burnell)作为剑桥天文学家安东尼·休伊什(Antony Hewish)的博士生第二次观察到这种令人费解的规律性空间信号。乔瑟琳·贝尔和她的同事起初并不确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精确的脉冲信号,他们开玩笑地称这是LGM(Little Green Man这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意思是“小绿人”)。

当望远镜第二次捕捉到类似的射电信号时,乔瑟琳·贝尔就意识到这不是简单的设备故障,也不是什么“小绿人”的邀请。这是来自遥远宇宙还未被发现的天体,所发出规律性的射电信号,后经系统观测定为第一颗脉冲星(CP1919)。

中子星的发现为解释恒星演化过程、宇宙重元素丰度以及后来引力波的探测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然而,在1974年,安东尼·休伊什(Antony Hewish)和马丁·赖尔(Martin Ryle)以“在发现脉冲星的决定性作用”为由被授予诺贝尔奖。而贝尔·伯内尔却被排除在了名单之外,这与当时女性科学家在科学界得不到重视或者是与贝尔·伯内尔当时是学生身份有关,后来贝尔·伯内尔说:当时的诺贝尔委员会可能都不知道有她的存在。因此这届诺贝尔奖在天文界引起了巨大的争议,也被认识是最不公平的一次授奖,甚至有人将其称为“TheNoBellNobel”(没有贝尔的诺贝尔)。

乔瑟琳·贝尔在发现脉冲星所作的工作

也许你会认为乔瑟琳·贝尔只是在发现中子星的过程中充当了一个很好的“瞭望员”身份!并没有创造性、实质性的工作!但是乔瑟琳·贝尔不仅仅是一个好的“瞭望员”。

1943年,乔瑟琳·贝尔出生于北爱尔兰,父亲是个建筑师,在父亲的书架上为数不多的天文学科普读物让小贝尔迷上了天文学。在上中学的时候,她对学校老师提出了强烈抗议,因为女孩子们被隔离起来,接受“家庭科学”训练,而其他男同学却在专心的研究着本生灯和烧杯,做着小实验。

在格拉斯哥大学学习期间,乔瑟琳·贝尔是物理系唯一的女学生,在大学期间她再次感受到来自性别的区别对待。两年来,每当乔瑟琳·贝尔走进教师,男同学们就会大喊大叫,敲桌子。

1965年乔瑟琳·贝尔匆匆前往剑桥学习,在射电天文学家安东尼·休伊什(Antony Hewish)的手下攻读博士学位。安东尼·休伊什用了两年的时间,用他的设计建造了一台射电望远镜。这台射电望远镜由辐射接收器的电线和电塔组成占地24亩。最初是为了研究类星体而建立的。(类星体是20世纪60年代初发现的一种高光度的深空天体)

当射电望远镜的射频针第一次记录到周期性的辐射信号时,研究小组确信这是他们的设备出了问题。当时考虑了人类活动的干扰和一些“智能信使”(小绿人),还有什么可以解释能量的周期性脉冲?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被“小绿人之谜”困扰了几个星期,直到乔瑟琳·贝尔从天空的不同角度探测到第二个、第三个和第四个脉冲信号。

考虑到在银河系探测到来自遥远、智慧文明的概率基本为零,科学家们需要寻求一个符合物理定律和宇宙演化的解决方案。乔瑟琳·贝尔将这些数据解释为密度极高的天体从磁极发出辐射,并且周期性的扫过地球。

乔瑟琳·贝尔在提出这个预言之前,人们一直认为,当恒星死亡时,它们只是简单地爆炸,以我们称之为超新星的不稳定状态释放能量。但贝尔的发现表明,超新星可能不会导致恒星的大规模毁灭,可能会留下一些什么东西。随后安东尼·休伊什和乔瑟琳·贝尔证实,脉冲星是死亡恒星留下的中子核心,当它们绕轴高速旋转时,会发出电磁辐射。中子星的发现为各种恒星死后的可能性创造了无限的可能,其中最著名的是年轻的天体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的理论,他关于黑洞的理论也开始得到了科学界的重视。脉冲星之母

乔瑟琳·贝尔发现脉冲星永远地改变了天体物理学领域。

乔瑟琳·贝尔(Bell Burnell)在1968年获得了博士学位,但没有获得诺贝尔奖。犯双重标准的不只是诺贝尔委员会。在脉冲星被发现后,乔瑟琳·贝尔也面临着来自媒体和公众的性别歧视。

自从脉冲星被发现以来,乔瑟琳·贝尔一直对主导西方科学和学术界的传统男性权力结构进行直言不讳的批评。1991年当她被任命为英国皇家天文学会的主席,乔瑟琳·贝尔是英国仅有的两名女性物理学教授。

2017年乔瑟琳·贝尔在贵阳的科普讲座

尽管如此,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乔瑟琳·贝尔还是继续前进,在牛津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获得了客座教授的职位。她目前是爱丁堡皇家学会、苏格兰国家科学与艺术学院的首位女性主席。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基础物理突破奖评选委员会宣布了基础物理学特别突破奖得主为英国天体物理学家Jocelyn Bell Burnel(乔瑟琳·贝尔·伯内尔),以表彰她发现了脉冲星,以及在科学界中表现出的启发人心的领导力。

乔瑟琳·贝尔在科学上表现得严谨态度和对脉冲星发现所做出得巨大贡献,最终赢得了世人的尊敬,现在更是被称为脉冲星之母。

文章来源:叶璇被骂神经病

标签:禁止高糖饮料广告,陈露,日本海上8.8米灯塔被大浪冲走,李双江现身成都,丰收的营口